排行榜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书库 > 玄幻魔法 > 问剑 > 第六百二十九章 碎心

第六百二十九章 碎心

“我该走了。”
君迁子侧过手掌,露出一直以来夹在指缝间的四张烈爆神符。
只要连玄霄一有动作,他就会激发所有符箓,将爆炸威力倾泻向四个不同方向。
即便连玄霄能从镇压洪灾中抽出手来,在电光石火间将他斩杀,也绝对来不及拦截下所有四道神符,
尚且幸存的荥州百姓、前来支援镇抚司学宫修士、附近的州县平民,必然会死伤惨重。
以神符为要挟,君迁子向下方沉降而去,落入透明甬道之中,与昭冥众人并列。
连玄霄居高临下,平静地望着他们。
倏——
流光疾驰而至,皇宫供奉申屠宇、镇抚司指挥使蔺洪波率众赶来,二人一言不发,同时拔剑斩向甬道。
剑气纵横,撕裂长空,
全身笼罩在漆黑铠甲中的冯河,单手抽出腰侧佩戴的巨剑,瞬间斩出两道百米剑光,与之抵消。
伴随着爆裂声响与磅礴气浪,若隐若现的甬道终于消散,而站在甬道中的昭冥众人,也彻底消失不见。
“...”
申屠宇急刹停下,身形悬浮于甬道原本位置,表情近乎扭曲。
离乱风破坏了数道之地的灵气通讯,也封印了绝大部分远程查探手段,
他们接到消息后,立即马不停蹄赶来荥州,
沿途看见了黄河中上游的决堤景象,更是拼命加速,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
“君迁子他不也是虞国人,何至于此?!”
镇抚司副指挥使齐济,望着下方的汪洋黄水,以及被彻底抹去的荥州城,不禁颤声道。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无人回应这个问题,
申屠宇持剑的手背上青筋暴跳,过了一阵,终还是松开,从牙缝里艰难挤出两个字,“救人。”
“嗯。”
蔺洪波点了点头,有条不紊地发布命令,指挥众人抢险救灾。
修士们俯身飞往下方,在水面搜寻幸存者,将其带往附近地势较高的山丘避难。
一些修士,还试图对洪水释放抽水术法,想把水流尽快导入地下隧道,结果发现收效甚微——洪流中夹杂了大量九幽之水,对术法有着很高的抗性,难以被影响干涉,
只得换个思路,转头去加固河堤。
“老师。”
申屠宇飞向山长,满怀歉疚刚想说些什么,就愕然看见连玄霄的衣袖间,不断有光尘飘落。
他整个人如遭雷殛,喉咙里发出“嗬嗬”的卡壳声。
连玄霄温和一笑,不再顾及那条焦炭般凄惨的手臂的暴露与否,潇洒地收剑入鞘,“扶我下去吧。”
他缓缓下降,离开罡风层,在申屠宇的搀扶下,降落至那片桃岸村山丘。
越来越多的人马抵达,不止有留守学宫的奚阳羽、陈丹丘,还有原本在东海天艟上的苏冯、崔逸仙等人。
林间桃花掩映,山长坐在一根折断倾倒的干枯树干上,面容平静,众人围在他周围,表情悲戚沉重。
有形无质的泛光尘埃,不断从山长衣袖间飘落。
他身下的枯木,如获天泽,皲裂树皮中长出了颗颗新芽,而新芽又在极短时间内,生长、开花。
花香弥散,气氛祥和,可奚阳羽等人脸上的表情却更加悲戚。
跟随着皇宫供奉一起到来的黄衣宦官,上前几步,鞠着躬,低声道:“陛下正在赶来的路上。”
“嗯。”
山长点头,转而对学宫众人说道:“生老病死皆由天定,别哭丧着脸了,有些事我交代一下。
方才交手时,我已查探了昭冥所有人的气机,君迁子的符学境界登峰造极,下次你们遭遇他时,要多加防备。也许能用东君楼里的异一,一十五来反制。
那个叫作飞廉的修士,本身年过七旬,因修行了周国的諔诡术道,身体变得年轻。
不过这种年轻仅限于外表,并不影响寿元。并且短时间内勐烈施术,还会导致他的躯壳年龄不断回滚。
下次遇见他时,可以尝试着拖延...”
山长语气平缓,交代着各项后事,“我死之后,由陈丹丘来继任。学宫大小事务,皆由他定夺。”
“老师,”
陈丹丘根本不在意这些,双目通红道:“我们回东君楼吧,总能找到办法中断天人五衰。”
“太迟了。”
山长摇头轻笑,突然剧烈咳嗽了一阵,咳出的血沫尚未落地,就化为光点,蒸发湮灭。
不止如此,他的手背皮肤,也寸寸剥落,飘散风中。
嗡——
流光坠落,虞帝与一众皇宫供奉降落于林间,见此番景象,悲从心起,怆然道:“山长,学生来迟了。”
“陛下请起。”
山长伸手释放微弱念力,止住虞帝行礼动作。
当年圣后临朝,为巩固统治,大肆迫害李虞宗室,乃至对自己的子孙也毫不留情。
年幼时的虞帝还只是亲王之子,因从小聪明伶俐,也被圣后的侄子们,列入需要提防的名单中,差点就死得不明不白。
关键时刻,是躲到了当年还是学宫司业的连玄霄家中,行了弟子礼,拜入学宫,才幸免于难。
对于虞帝而言,山长是,又不止是亲善的长辈。
遮风挡雨的大伞,擎天立地的山岳,无论何种艰险,只要山长在,虞国的天就不会塌下来。
直至此刻。
“陛下,”
山长温和道:“臣也有些事想对您交代。”
“老师您请说。”虞帝无比郑重道。
“其一,太皞山绝不可信,”
山长凝声道:“虞与周、荆、突厥等国,出于太皞山的挑拨,终有一战。
任何妥协、退让、绥靖,都无法改变太皞山的亡我之心,改变他们消灭学宫、摧毁虞国的意图。”
“...学生知道了。”
虞帝其实一直不能理解太皞山执意发动战争的原因,闻言只能点头。
“其二,太皞山和昭冥在灭亡虞国这件事上,立场一致。甚至于昭冥本身的行动,很可能也得到了太皞山的援助。”
山长咳嗽着说道:“昭冥等人虽说是通过地道,偷渡至虞国腹地。
但十几年的时间,在虞国各地州县地下不间断动工,要想瞒过镇抚司的查探,不留下任何蛛丝马迹,必然有人在朝中策应配合,帮忙掩盖。
朝廷当中,已经有重臣投敌。不是一个,而是一群。包括那些看上去最不可能背叛虞国的人。
还请陛下多加小心。”
这句话足以在虞国官场掀起惊涛骇浪,虞帝郑重地点了点头,“学生知道了。”
“其三...”
山长酝酿许久,话语卡壳。他环顾四周,自己的学生们齐聚一堂,所有人眼眸中都燃烧着保卫虞国的意志,足以接过他的旗帜,继承他的事业。
不用再叮嘱什么了,做完最后几件事,在那之后,相信他们吧。
山长在学生们的搀扶下,缓缓起身,步向桃林外围。每踏出一步,他的身上就多一道裂纹。
卡——
山长停下脚步,低头看向胸口。
只见他的胸膛破裂,皮肤连同衣衫一起,粉化成灰,露出其中千疮百孔、全靠灵气构成血管、支撑血流运转的心脏。
蹬蹬蹬。
脚步声响起,浑身湿透的李昂从山下走来——他压制了身上伤势,刚从地层深处爬上来。
看到山长身上不断飘落的光尘,喉咙梗塞,说不出话来。
即便是墨丝,也无法治愈基于神魂的崩坏。
山长抬起头来,莞尔道:“心碎了,还能活么?”
尘封许久的记忆浮上脑海,不等李昂作答,他便哈哈大笑,推开弟子搀扶,直冲云霄,向着东方飞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