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榜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书库 > 古代 > 看个日记,朕的大明要亡了 > 第270章 半天即可

第270章 半天即可

刘伯温接过银票,仔细的看着上面的折痕,忽然脸色剧变,赶紧还给了钦差。
“钦差大人,我劝你还是赶紧将银票还给安王殿下,然后去给那位士兵赔礼道歉。”
“啥?他踩坏了我的衣服我还要去给他赔礼道歉?”
钦差懵逼了,甚至都以为自己是不是产生幻觉听错了赶忙拍了拍耳朵。
“刘大人,我刚刚是不是耳朵出现问题了没有听好啊?我怎么可能去给他道歉呢?”
看见钦差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刘伯温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走了出去。
“钦差大人你好自为之吧!”
刘伯温走在路上,心情有些沉重,果然是帝王家,一个比一个心狠手辣。
原以为安王殿下曾经是个闲散王爷,不会有什么太大的狠辣手段。
结果,今日一见,绝对是老朱亲生的。
一张银票,四道折痕这谐音就是死啊!
至于那个钦差刘伯温已经不抱有任何希望了。
榆木脑袋一个,根本不知道人家的真正用意,估计都活着回不到京城。
翌日,斩首的日子到来了。
整个山寨都在这里围观,人山人海,高台上是朱楹,刘伯温还有钦差。
“带天理教教主!”
一声令下天理教教主被押解到台上跪下。
“现在,开始宣读天理教教主的罪状!”
钦差扯着公鸭嗓在那里喊起来,听的众人一身鸡皮疙瘩。
这家伙不去做个太监简直都屈才了。
不多时,罪状宣读完毕,刘伯温亲自将签子落下。
“斩!”
刽子手抡起大刀,手起刀落,一颗大好头颅就此滚落,下方众人一片唏嘘。
“要说这娘们身材确实不错啊,虽然带着面纱看不清脸,估计也差不了就这么死了,着实可惜。”
“是啊!但是那是皇上的圣旨谁敢违背?”
“算了算了,死了也不亏,这娘们害死多少人?早该死了。”
“就是就是,死了清净……”
“……”
与此同时,远处的一个山坡上,婉茹的身影若隐若现。
她看着教主的人头滚落的那一刻,终于热泪盈眶。
“爹,娘,弟弟,你们的仇人死了!”
“虽然我没能亲手杀了她,但是我亲眼见证了她的死亡,你们的在天之灵,看到了吗?”
婉茹哭了一阵之后,抹掉眼泪,背起包袱,下山去了。
之前她一直没有走,潜伏在山寨中,就是为了这一天。
高台上。
刘伯温和钦差站起来。
“安王殿下,我们的使命完成了也该回去向皇上复命了。”
朱楹出言挽留。
“刘大人,钦差大人,你们要不还是吃了饭再走吧,休息休息。”
一听吃饭,钦差顿时来了劲头,眼睛都在放光,恨不得立刻就答应下来。
可是刘伯温哪里有这个心思,在他眼里,豹头山寨就是龙潭虎穴,还不如待在老朱头子身边安全呢。
“多谢殿下的好意,只是朝廷内忧外患,在下怎能在这里享福贪欢?还是尽早回去,向陛下复命吧!”
刘伯温执意要走,朱楹也只好派人将他们送下山去了。
钦差没精打采的坐在马车里,心中一阵腹诽。
你这个糟老头子,自己吃糠咽菜不要带上我啊!
你自己饱读圣贤书,不需要那些物质的东西享乐可是我需要啊!
老子这些天来都快憋疯了。
好不容易人家要请客,你个糟老头子还给拒绝了。
钦差郁闷的在一旁画圈圈。
刘伯温看见他的样子,顿时心中一阵冷笑。
这傻东西,还是感觉给自己祈祷吧!
你还指不定能活多少天呢,只是到时候可别牵连到我就好了。
“快,加速前进,用最快的速度离开西域。”
“着什么急啊刘大人,这马车如此颠簸,我都睡不着觉了啊。”
“生前何须久睡,死后自会长眠!”
“刘大人,你这可就不对了你这不是在诅咒我死么?”
“我没有,实话实说罢了。”
“……”
豹头山寨。
朱楹带着冷千月和萧焱进入自己的屋子。
刚进去,几人就看见一个绝美的女子站在那里。
正是摘掉面纱的天理教教主。
一直以来,她都是带着面纱,从来不以真面目示人,一股神秘感萦绕心头。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此时她摘掉面纱,绝对是倾国倾城,宛如仙女下凡一般。
朱楹看的愣了几秒,笑道。
“教主大人,真的好美啊!”
“安王殿下夸赞了,在下已不是教主,只是殿下麾下的一个小卒罢了。”
“我的真名,叫做林夭夭!”
“好名字!”
此时的冷千月有些傻了殿下他,还真敢干啊?
这不是在违抗圣旨么?
看向萧焱,对方却是一副早有预知的样子,一脸苦笑。
其实,萧焱心头也是捏了一把汗的。
那钦差身边的护卫都不是弱者,想要在他们眼底下瞒天过海,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稍微有一点破绽,就会被人家看出来。
要是看出来,那可就大条了,那就是绝对的欺君之罪。
“殿下,你没杀她……”
冷千月抱紧朱楹的胳膊,不断的倒吸凉气。
“大明,就要乱了,我需要她。”
朱楹微微一笑乱世之中还是有强者在身边的好。
虽然朱楹的话莫名其妙的,但是冷千月没有去深究。
“殿下,我以后,需要换一个什么样的形象出现?”
朱楹沉吟了一会儿,拿出一个狐狸面具。
“以后,你换上黑色衣服,戴上面具吧!”
“遵命!”
“对了,你既然为我效力,那你可得交个投名状。”
朱楹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
“投名状?还望殿下明示。”
林夭夭不解其意,询问道。
于是,朱楹将那个钦差的事讲了一遍。
“我的话说到这里,至于你想怎么办,那是你的自由!好了,给你一天时间,去做吧!”
林夭夭笑了笑。
“殿下,无需一天,半天即可!”
说完,林夭夭换上黑色衣服,从朱楹手里接过面具就出去了。
望着她的背影,萧焱心中忽然出现一丝危机感。
以前的时候,他可是朱楹手下的第一杀手,也是朱楹的依仗。
结果,这个林夭夭不仅武功手段不在他之下,更是精通道术,这就很恐怖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