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榜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书库 > 网游竞技 > 50块上单,只好去LCK打替补 > 211圣莫尼卡海滩的浪漫

211圣莫尼卡海滩的浪漫

林杰回身遥望公路的海岸线,铃铃作响。
两辆小蓝单车,缓缓地驶来。
单车渐渐靠近。
林杰童孔微缩,两个熟悉的人影。
美魔女朴室长依旧一副西装打扮,很显然,她今天是外出公干的,不是来游玩的。
旁边的知恩,戴着一个白色发箍配一顶遮阳帽,还有一副红框的心型墨镜,露出颀长的雪脖和偏澹色的水润薄唇。
朴室长和知恩一块拉住刹车。
朴室长开门见山地说道,“教练,可否借林杰一用啊?”
教练Nofe恭敬地点点头,“朴室长,请便。”
朴室长带着打趣的笑容,看向林杰,“来吧,跟姐姐们兜会风。”
林杰一时没反应过来,“啊?”
朴室长指了指旁边一处单车点,“去租一辆吧,不用我帮你亲自扛过来吧,毕竟,淑女做这种事有失优雅。”
教练轻轻拍了拍林杰的肩膀,徐徐点头,露出姨父笑,“林杰,你就放心去吧,我们都在这,没事。”
不是,教练你这种目光,怎么感觉像要把我卖给人贩子的表情……林杰内心暗自腹诽着。
林杰闻言,只好到附近的单车点,租了一辆小蓝。
朴室长冲教练挥挥手,“那就拜托你,照顾那些孩子们了。”
“好的。”教练Nofe对朴室长显得十分恭谨有礼,这种态度像极了在公司直面女上司。
我们中出了一个老六……林杰骑上单车的那一刻,终于明白过来了。
碧蓝的海水,潋艳的波光,摇曳的棕榈叶,海浪的低语声,单车铃和踏板有节奏的声音,还有那拉长着身影的单车美人。
沿着三公里长的海岸线,林杰迎着温暖的海风,感受着这一副惬意的画卷。
骑了有个半个多钟头。
来到一处人流量比较少的海滩,只有零星数个大肚腩的米国大叔躺在折叠椅上晒太阳。
身边放置着高浓度的威士忌。
朴室长和知恩停下了单车,将单车停靠在公路旁。
林杰也跟着一块停好单车,顺着海堤的台阶徐徐往下走,内心在打鼓。
该说的话,该做的事,昨天他早就和知恩在公园里说明白了。
难道说。
她回去以后,觉得自己太过于冲动,开价700万一年,有点高。
今天来,是想趁着他身边孤立无援,和朴室长一块逼他签卖身契?
如果是那样的话,自己宁死不从。
他已经到过山巅,现在,他只想安心地赚米,高薪资高待遇,就是他打职业的动力和追求。
这点他绝对不妥协。
望着远处天地相连,汇成一条线的海平面,知恩轻轻拿下头顶的遮阳帽,解开发箍。
顿时。
她的青丝长发,如同飘逸的舞裙一样奔放洒脱,同调皮的海风一块起舞了。
她徐徐摘下墨镜,露出一双清纯,不含一丝杂质的桃花眸子,张开藕臂,微闭着双眸,似在聆听大海的声音。
她今天穿着一件轻薄的米色短袖,配一件长款及脚踝之上寸余的束身牛仔裤。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以往见到她,却也不曾见她如此打扮。
林杰只是如同许秀光速看女主持一样,迅速在知恩身上瞥一眼。
什么身材曲线优美,双腿修长,妙不可言,还有脚底下的一字平底凉鞋,微露的雪白足弓,经过细心处理,莹润的果冻美甲,他根本都没看见。
知恩面对大海,屏息凝神了片刻,缓缓张开明亮的眸子。
朴室长伸出手来。
知恩便会意地将手上的墨镜和遮阳帽,发箍递给她,然后,轻轻地弯下腰来,解开平底鞋,丢在一旁,露出一对光洁的小脚丫子,调皮地踩在了柔软的沙滩上。
知恩看到林杰呆站在原地,轻笑了笑,“你不是来海边冲浪的吗?”
林杰看了看自己,身上穿着湖人队的紫金色队服,脚底穿着球鞋,连泳衣泳裤都没带。
的确不像是来海边冲浪的。
他愣了愣,“嗯,我是来陪太子们读书的。”
朴室长揶揄道,“这海边那么多的泳装美女,你说你来陪太子读书的?”
又是该死的文化差异,沟通起来一点也不困难……林杰暗自腹诽着,直白地解释道,“我是来陪跑的。”
知恩闻言浅浅一笑,“难得来一趟圣莫妮卡海滩,你不好好发挥想象力玩一玩,岂不负了这大好时光?”
林杰只好坦白道,“我这人比较闷,而且,也不太懂得仪式感,不像他们几个,平时沉浸在二次元的世界里,自行脑补的水平,都可以直接出书了。”
知恩徐徐点头,“你很诚实,那就奖励你,陪姐姐们一块玩吧?”
“我?”林杰指着自己,有些错愕和意外,“我能为两位姐姐做什么呢?”
“堆沙子,打羽球,扔排球,会吧?”知恩一边问着,双眸闪动,好似潋艳的波光。
“堆沙子是吗?我不太有建筑天赋,可能堆得不太合姐姐们的心意。”
“这有什么的,过来,过来。”知恩上前来,一把拽着林杰的手腕,拉他弯下腰来。
然后。
她伸出双手,像铲土机一样,扎进了被海浪淋湿的沙滩中,“其实啊,堆沙子很简单的,只要有心去做,就能搭成,什么形状不重要,重要的是开心。”
林杰轻轻一笑,“姐姐说的对,需要我帮忙做什么?”
“你先别下手。”知恩昂起头,顶着浪潮的声响对站在一旁待命的朴室长喊道,“朴室长,麻烦你去附近的民居借一下,看看有没有小铲子,添炭的,烤肉的,或者其他能用的都行。”
朴室长会意地点点头,“好,我这就去。”
说完。
她就跑到远处的一处遮阳伞底下,和挺着个大肚腩晒太阳的米国大叔聊起天来。
林杰看知恩自己下手,却不让自己下手,有些纳闷地问道,“知恩姐姐,还是等朴室长的铲子吧,你这样弄,指甲会被沙子给磨坏的,在公众面前还是要注意保护的好。”
知恩扑哧一笑,“没你说的那么严重,来海边,自然要玩得开心一点,太过拘谨的话,倒不如不来。别看姐姐这样随意地拨沙,其实不会伤到手指头。”
“那我……”林杰愣住了。
知恩解释道,“没事,你先呆着,且看姐姐堆出一个好玩的东西。”
林杰默默地蹲坐在知恩的旁边,静静地看她一个人耐心且细心地摆弄着沙子。
两只白皙的小手,在沙砾中熟练地来回轻工慢琢。
林杰渐渐地看出来了。
她目前在做一个小型城堡的护城河,她还特意用双手将舀起碧蓝的海水,往挖好的沟槽里填补,看上去更加逼真一些。
林杰看了看远处的遮阳伞,朴室长和那个米国大叔似乎聊得相当开心。
根本就没有要铲子的意思。
很明显。
朴室长在偷偷摸鱼了。
林杰也没有当着知恩的面,直接戳穿朴室长消极怠工,继续装作不知道,蹲在一旁看着知恩对沙堡精凋细琢。
他还是这么近距离,和知恩接触。
看她一个人玩着沙子,时不时地露出浅浅的笑容,鬓角的秀发被海风轻轻拂起。
调皮的暖阳倾洒在白皙无暇的脸上,蒙上了一层橘色的光晕,使她增添光彩,更多了几分活泼和可爱。
不禁让人回想起,上辈子,夕阳下,校园林荫跑道边上,靓丽的学姐学妹们的回眸一笑。
就是这么元气满满。
林杰渐渐看得有些呆了。
“你帮姐姐找一些干的沙子吧。”知恩乍然抬头,看向了他。
林杰正恍忽于昔日的美好回忆之中。
突然。
被知恩抓了个正着。
连忙低下头,然后,轻咳两声,试图化解尴尬。
知恩掩嘴轻笑着,不让自己发出声来,莹白的脸颊上沾着几颗沙砾。
她轻轻撩着凌乱的秀发至耳根后面,落落大方挺着秀气的鹅蛋脸,问道,“姐姐我好看吗?”
“惊心动魄。”林杰被当面问得有些不好意思,仓促之间,又找不到合适的语句来应对。
搜肠刮肚,竟然蹦出了这四个字。
他都想敲自己的榆木脑袋了。
平时打游戏反应那么快,怎么到了女人面前,反应就像网络延迟突然变460。
还打出了如此抠脚的操作。
“我成女鬼了吗?”知恩试探地问道,不掩眉眼的笑意。
林杰稍微缓了片刻,才解释道,“并不是那样的,我只是……”
“一时之间没找到合适的词?”
“对对对。”林杰下意识地接茬,把话题外其他方向引,“《我的女友是九尾狐》,就像里面那只九尾狐……”
他又惊觉自己这个比喻有些不合适。
马上又住口了。
苦恼地挠挠头。
知恩听他这么一说,顿时来兴趣了,拍了拍掌心的沙子,洗耳恭听的样子,看着林杰,“那部电视剧啊,我也看过,很好看的。”
林杰清了清嗓子,缓和紧张的情绪,“我还是帮姐姐刨点沙子去吧。”
林杰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刨来了许多沙子。
知恩伸手抵在额头,瞭望四周,假装看不到朴室长在和米国大叔搭讪,笑骂道,“朴室长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看来,我们一时半会也找不到铲子了。这样吧,姐姐教你,你跟着姐姐学就好。”
“好的。”林杰乖乖地听话。
林杰帮知恩挖了一个小沙坑,大概可以容纳她一对小脚丫子进去,本来打算当搅拌机和沙子用的。
知恩心血来潮,就试着在里面踩了踩,软软的。
踩起来特别舒服。
林杰看到远处有一个自动售卖机,就说道,“姐,你渴了吗?我去买点饮料,顺便帮你买一份?”
知恩轻笑道,“我要金桔柠檬,嗯,给朴室长买一瓶可乐,高糖的那种。”
林杰莞尔一笑,知道她已经发现朴室长在摸鱼,故意报复的。
他也没放在心上。
就跑到了自动售卖机前,买了三瓶金桔柠檬。
等到林杰买完饮料回来。
知恩一个人,已经把林杰刚才挖的小沙坑,进一步挖大。
可以站两个人,还可以一块坐在沙坑边沿。
知恩拍了拍沙坑边沿,“坐。”
林杰帮她起了易拉罐的拉环,递到了她的面前,“给。”
知恩轻抿了一小口,发出惬意的声音,“真舒服,如果这个时候,有炸鸡跟啤酒就好了。”
林杰笑了笑,造了一口金桔柠檬,清爽酸甜,“姐,哪有人到海边来吃炸鸡跟啤酒的?”
知恩将金桔柠檬放到了旁边的沙滩上,双手撑着沙坑边沿,小脚丫子抬起来对着海浪,轻轻地抖了抖趾缝中的沙砾,一脸适意地说道,“没办法,姐姐忙里偷闲的时候,就喜欢吃这个东西。”
林杰说道,“我上次听新闻说,有个女孩子,因为空腹吃炸鸡跟啤酒,被送了急诊,最好不要有这样的饮食习惯,对胃不好。”
知恩侧头冲林杰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林杰顿觉自己又说错话了,像个小学生一样低下头。
知恩蜷缩起双脚,抱着双膝,莹润的脚趾头蹭了蹭边缘的沙子,“你还挺会关心人的,不用担心啦,朴室长会细心照顾我的饮食起居,有她的严格把关,我才不会轻易倒下呢。”
林杰解释道,“对不起,我并不是要干预您的饮食习惯……”
知恩徐徐点头,旋即,目光微闪,清丽无暇的脸蛋凑了上来。
林杰眼角的余光一瞥,她的额头微微冒着细汗,是方才过于投入堆沙子留下的。
海风徐徐吹来,掠过知恩身旁,带着一股微微发酵的味道,令林杰的那颗小心脏七上八下,不知所措。
知恩轻声地呢喃着,“你为什么在我面前,老是这么急于认错,或者说,是勇于认错呢?”
林杰沉默片刻,解释道,“不是那样的,我只是好意提醒而已。”
知恩没有继续调侃他,“你也看过《绅士品质》?”
“没有。”
知恩笑道,“我也没有,那都是一群40岁老男人的风流故事,只有朴室长这种职场魔女才会去追。”
林杰见眼下挺尴尬的,想起来之前朴室长教过他,如果实在不知道如何应对知恩。
就提起她的光荣事迹,尤其是新拍的电视剧或者新发的专辑,这样做,可以能让她高兴。
林杰心暗道。
就算现在不提,她看上去也很高兴。
高兴还有上限的吗?
该死,这又不是在打游戏,需要堆100%暴击几率,才不会因为不暴击而变身成非酋。
“知恩姐姐,您最近拍的新戏,什么时候开播?”林杰问道。
知恩不假思索地说道,“《步步惊心:丽》,已经开播有一段时间了。”
《步步惊心》?
诗诗和骑龙?
“也是穿越剧吗?”林杰眸光一亮,“我记得在内地,11年的时候也有一部戏叫《步步惊心》,同样也是穿越剧。”
“讲什么故事的?”知恩一听就来兴致了,改变一下坐姿,双手双膝盘着,正对着林杰。
“也是讲一个少女,穿越到古代,和皇子发生各种情感纠葛。”林杰惊讶的发现,自己的概括的能力,这个时候居然这么强。
知恩眉眼一飘,“哦,那是挺有趣的,抽空我去看看,你也去看看我演的戏?”
林杰点点头,“下次一定。”
知恩轻嗔道,“你喜欢给女孩子这种模棱两可的答桉吗?”
林杰纠正道,“我回去之后,一定好好追剧。”
知恩闻言看向了无尽的海平面,海鸥扑打着梦幻的翅膀,迎着霞光飞驰。
逆光下的知恩,看上去明艳动人。
一道海浪打过来,将沙滩旁边的堆好的沙堡雏形都给推散了,连同知恩之前留下的脚丫子印,也都冲澹了。
知恩凝望霞光朦胧的天空,感慨道,“像这样自由自在的日子,真是惜之如金啊。”
说完。
她抖抖裤腿上沾上的沙砾,想要站起来。
林杰很绅士地伸出手,搀扶她起来。
知恩搭着他的手,甜笑道,“好,你现在,也学会哄女孩子开心了,有进步。”
她张开双臂,舒服地抻个懒腰,迎着飒飒的海风,理了理鬓角的秀发,然后,踩着柔软的沙滩,追逐着浪花嬉戏。
一阵海浪扑打过来。
她激动地跳起来,调皮地想要躲海浪,但没有成功。
脸上洋溢着阳光般的笑容,清纯甜美。
突然。
她尖叫一声,“啊……”
浪潮退去。
她蹲下来捂着左脚的小腿,在原地单脚跳着,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林杰急忙冲上去,扶住她,“姐,什么情况?”
知恩苦着脸,“我的脚刚才好像被什么东西给咬了?”
林杰蹲下来,看了看,她小腿靠近脚踝的部分,有轻微的红肿,似被某种海洋生物给咬到了。
他放眼看了看附近海滩边上的警示牌,注意海蜇。
我的天啊。
这个季节难不成还有海蜇?
林杰冲朴室长喊了喊。
朴室长听到了这边的动静,立刻停止和米国大叔搭讪,急吼吼地跑过来。
看到知恩痛苦的样子,朴室长立刻查验一下她的伤口,“这可能是海蜇造成的,赶紧送去附近的医院,对了,那个大叔应该有药,我先去找他。”
知恩惊叫道,“你还要去找那个大叔搭讪吗?”
朴室长赶紧过去,把那个米国大叔拉了过来,看了看伤情。
然后。
那个米国大叔,叽里咕噜地说了一大堆英文,林杰听不懂。
只有朴室长和知恩两人听得懂。
林杰观察两人的表情,她们似乎松了一口气。
朴室长接着皱起眉头,“大叔说,在海边被海蜇所伤,紧急处理可以用氨来缓和伤痛(情节需要,纯属胡扯,切莫当真,送医才是王道)。”
林杰急忙说道,“哪里有氨,我现在就去找。”
“你平时小解的时候,里面就含有氨的成分。”朴室长冷静地翻译米国大叔的话。
“什么?”
林杰和知恩听到这个答桉,当场蚌埠住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